脫籠而出的自由-個案回饋

M小姐經過2次的超意識催眠溝通後所回饋的自我內化心得

第一次超意識催眠溝通

今天的催眠溝通過程中,從一開始的進入催眠狀態時,其實一度感覺好像沒進入一樣,因為感覺很片斷,尤其當我開始要做融入時,我卻一直無法,是不是因為潛意識的我在抵制這樣的狀況,不知道,一切的感覺很奇妙。在開始進入時,我一開始在下10階的樓梯時,我發現我會在老師的引導下,往每層樓梯下去,但每下一層當老師說,妳已經離表意識越來越遠時,我會不停地回頭去看那個留在上面的我,而在進入長廊擇到黑色門時,我有著很深的抗拒感,我害怕開啟我所感受到的黑色門,那是否就是我內心深處最最害怕面對的部份,老師說要我找一個會有美好感覺的門,這時我看到的卻是白色的門板有著金屬材質的金色圓形門把,當老師問我願不願意進入時,我竟然願意去開啟它,當我開啟時,我看到的是一個稱不上飯店房間的大小,只能說是像一般進入飯店房內的玄關寬而已,左手邊擺著2張像飯店房內的可以喝茶用的椅子,在椅子的中間放著跟飯店一樣的小圓桌,高度跟椅子一樣高,而左手邊有一片很大的落地窗,在窗的旁邊放著一個長型的抬燈,窗外面是個晴朗的白天,窗外是一片廣大的海洋和沙灘和看來跟飯店高度一樣的山,但卻沒有人,但當老師問我有沒有別人的存在時,我卻感覺到有一個很久以前的朋友坐在椅子上,感覺卻很短,我感覺到我一個人呆呆地倚在窗上看著外面的海發呆,感覺很放鬆的我只是不停地發呆,是什麼也不想的情況,感覺就像是在花蓮的旅行很享受悠閒的下午時光,就在發呆的同時卻隱約也聽到了一些海浪聲,但很快就不見了,在老師給我指令記住當下感覺時,那樣的感覺卻好像很少,就像記不太起來一樣,其實很怕記不起來。

時空跳到下一個點,那的場景是公司我的位子上,我正在做著我的工作,可是感覺就快窒息一樣,當下我無法控制我的壓抑,我感覺到我再也不想忍耐了,我想放棄一切我不想再繼續了一樣,於是我哭了出來,我就在位子上哭了出來,當老師問我感覺時,我說出了我想換工作,因為我不想再繼續這樣反覆的痛苦下去,於是又跳到下一個場景,那是一份新的工作,但是做什麼我感受不到,只有看到一個全白的空間,也沒看到任何一個人及物,但是我說我想換工作的原因是要增加工作能力,但是我無法感受是怎麼樣的東西,在經過老師的引導,我聽到自已說我要增加的是語文的能力,要到可一個人在國外生存的能力,在人際上的關係我希望可以開心的工作,不用掩飾的過日子,這一段很片斷沒有前面來的完整,而後又在跳下一個場景,老師問我,如果我是一種動物,那麼我認為我是什麼時,我所看到的是隻貓咪,她是隻白色的長毛貓,就好像是我曾經養過的那隻一樣,很巧地,我以前所養的那隻貓就是我在美好經歷當下出現的那個朋友送我的貓,但是催眠中的那隻貓卻很憂鬱卻又很安心的關在一個不小的寵物籠裡,籠子的門是關上的,但沒有鎖住,貓是可以推得開的,但是,牠卻好像一動也不動的待在裡面,因為牠好像害怕面對外面的彩色世界,牠好像認為這樣對她牠較好,就在老師說把自已拉到至高點時我看到了在籠子的外面有一條小小的路是從籠子的門邊開始往外延伸,而貓咪只要不顧一切的用力推開會反彈的門時,牠就可以逃出籠外了,就在此時我就看到牠出來了,而且開心到尾巴抬起來,頭抬的高高的開心的往前方那道美麗的彩虹走著,而在至高點的我也很替牠高興。

在後來老師說回到工作的地方時,我先看到先是那個新工作而且仍然是白色空間的地方時,那裡卻比一開始時還來的沒有感受,而回到原本工作的地方時,卻開始感覺心中的壓力放下許多,我不再感受到那麼大的窒息感,我感覺到輕鬆許多,也感覺到好像不那麼需要換工作,也好像不是那麼需要去再進修,其實我好像是被需要的,不再是那麼不好的狀況了。

在這樣的過程結束後,我的內心感到無比的開心及放心,不知怎麼的我異常地開心,在回到家時我不再感到那種不願回家的感覺,我也可以笑得比較多了。但很奇怪,就在我要睡覺時,我看到了一個黑色的側面女生人影,感覺很像是剪影下的長髮女生,當下的我感到有些恐懼,但一下又沒了,我入睡後就一直做夢,夢到的是白天看到的那個朋友,細節就不記得了,但這其中我有醒來2次,而在第二次要入眠時我又看到了那個黑色的女生側面的影子出現,我不知道這是否有著什麼樣的含義,在下一次的催眠中應該會找到答案。

第二次的催眠治療

今天是第二次的療程,但是所呈現的方式與第一次有所不同。老師多以談論引導的方式進行著,今天談到了關於前一次睡夢前的黑色人影部份以及心錨的加強設定。透過老師的提醒來重新做了加強了這次的喜悅心錨設定。而後,關於上次我在進入睡眠前所看到的黑影部份,透過了再次的催眠,我了解到,原來那是另一個我,是在潛意識裡一直被我壓制的那個既孤獨又缺乏安全感的我,過程中老師要我接納她,並且將她跟現實的我去做融合的動作,我知道這是對的,而且我也願意這麼做。因為她好可憐,好孤單,但是她因為我擁抱、接納她,剎那間,我明白地感受到她開心、不再害怕。而且她原本低低的頭也慢慢地抬起來,我的心也很滿足,也感覺到我的人生不再是我一人在努力了,因為我也擁有她的陪伴著。

在這次的課程中,有一個部份是關於人有分成6種部份,就如同一個同心圓般的向外擴展,這6個部份由外而內的當每進入中心的一層,也是更表現出真實的自已。透過老師的引導,開始從同心圓的外向內進入。每進入一圈我都必須去感受當下的感覺,每一圈的感受、感動都不一樣,我現在有一個明白,我發現一開始由外向內時的感受是不夠正面甚至是負面,尤其是到了價值觀那一層開始的感受更深,我感受到我是一朵溫室中的花朵,而在花朵的外面是個很大的溫室,對於花朵而言,溫室一開始並無太大的用途,甚至感覺是一個關住她的地方。而對於溫室而言,此時感受到的是花朵的存在對溫室是很重要的。但奇妙的是溫室中並不是只有她一朵而已,而在到達靈性時的當下,感受是很多的滿足,當開始由內往外延伸時,整個關於花朵的感受有了180度的不同,就如同老師要我在中心迴轉180度一樣,我開始往外走,我開始發現花朵對於溫室而言,她只是溫室中眾多中的一朵而非重點,說穿了,她跟其她的花朵沒有不同,但是這時溫室對於花朵而言,卻開始顯得重要,因為它是花朵的避風港,它可以保護、安慰她並且給她溫暖及愛,只要花朵願意,當然也可以讓花朵自由。這一切都要看花朵自已的意願了。我開始明白,我就是那花朵,而我的家及家人就是那溫室,我其實一直在自已綁自已,卻不斷給自已找很多看來合理的藉口。

我常常會說:「別人認為我應該是好的,應該是這樣的,是因為別人的要求,所以我要這樣做………」這時老師點醒了我,她問我:「別人,妳所指的別人是誰呢?」這時間,我忽然發現,其實那個我口中的別人,其實就是自已。對啊!!我一直都把自已的存在看得過度重要,所以不管是面對什麼事與人,我都自已給自已很多、很大的壓力,就比如,我的父母也只希望我快樂、照顧自已而已。他們的對我的期望一直都是如此簡單,而我自已卻給自已如此大的包伏。反而,我生病了,我快樂不起來了,所以當然他們也會認為我是不是怎麼了,又因為當下的我是拒絕與外界的溝通,僅管我可以在人前孜意的笑,但當自已一個人時卻再也無法笑,這才是我真正的問題所在吧。我就如同老師說的,我一直都在吸收負能量,又怎麼好的起來,因為如此,我就算的表現得自已認為再好都無法影響及改變任何事情。相同的,感情與其它的事情也一樣……,因為我一直在請負能量進入我的心,長時間就也就失去自已了。

經過第一次與第二次的催眠治療,我也開始感覺到自已的改變,慢慢地,我的心放鬆不少,我也更能清楚地知道我要的是什麼了,就如同工作的事情一樣,我辛苦地去唸了二年的書,卻還是一樣地過這如此沒有”質”的生活。這不是我要的,我很清楚的明白,以前我想換工作的理由,無非是同事間的相處或是工作的倦殆,每當我有想換工作的念頭,我總是告訴別人,這是份感覺很差的工作,如果我能換個工作,那麼應該情況就會改善的。但是總是無法下定決心,總是會反覆的猶豫不決,到最後都只是說說,為的是睹一口氣。可是,這次,我強烈的感覺到,我是要有一個有”質”的人生,不管是工作的報酬或是心靈的質都一樣,我的改變是為了這個,而不是睹一口氣,那樣並不是我所要的。

透過這樣的一連串了解,我在今天課程結束後,我與同事約好了出去走走,同時同事也告訴我她的朋友邀請我們一起去吃飯,以前我會很抗拒也很不喜歡跟人交際,更不要說是陌生人了。可是我這次不但高興的一起去了,更在致電給家人時,對於父親給予的冷漠反應不再那麼在意了。因為我明白的知道,這就是父親的正常反應,而不是因為我做什麼的關係。在吃飯的過程中,我竟也可以開心地笑、及談天,很享受當下的美食以及大家的關心、互動。但卻也有一絲絲地羡幕,不過我相信這是正常的,因為我正在改變中,這時我想起老師給我的作業,我這時的定位是“價值“,而當下的感覺是,能跟人這樣融合的感覺,我感到很放心及信任,我並不孤單,這是我可以給予自已及任何人的存在價值。

當我回到家已經是深夜了,家人也都睡了,只有小妹還沒睡,這時我卻把我這次不想讓家人知道我去治療的事,全都告訴了妹妹。在洗澡時,我甚至還在想如果我的父母有問我,我一定會讓他們知道一切,這樣的改變,讓我很驚訝,因為這不再是以前的我了。隔天早上,當我見到母親時,她已在料理午餐了,這時她跟我打聲招呼,我竟有不同以往地感覺到好開心,而不是”歐~不要再問我了,我什麼都不想說”,這樣的感覺讓人很振奮,真的。我想,我這時是站在”自我認同”,因為我同樣享受與人分享這樣的改變,而不是害怕改變。

未來的路還很長,我該認真的為自已,那個真實的自已而活,而從第一次到第二次這些日子以來,我從來很少夢到我的前男友,就算是有夢到都是非常不好的感受,有時甚至是會一直延續不好的情緒好幾天。可是經過了第一次的催眠後,我開始不斷的夢到他,更可以說是每天晚上,內容不記得了,但是卻是感受越來越好,是一些感到被重視及被愛的感覺,我不知道這是不是因為我在改變中,所以我不再憎恨,反而因為這樣的心靈地改變,為我帶來的正向能量正在幫助我釋懷呢!!我確實是在進步了。我要告訴我自已,『妳要加油~~我一樣跟妳一起努力,不要害怕!!!!! 』

後記:

老師

我想跟妳分享一件事,今天晚上我得到了一個機會,可以與母親聊天。

藉著今晚的時機,我先把我去催眠的事情告訴媽媽了。

結果我得到了很不錯的回應。母親並沒有不悅,並且,她很高興我可以這樣幫助自已。

也很能認同我的放變。而後,她也說了一些關於對我感情的事。

這時我才發現,原來我錯了,母親雖然對我們有所期望,但是她更希望我們快樂。

一直以來,我以為我應該是必須在適婚年紀結婚,並且應該要找一個符合期望的人。

曾經,我認為如果今天身邊的這個人是不被認同的,那麼我寧可放棄。

所以,我給了對方很大的壓力。我曾經這樣告訴過他:「如果我未來是不被父母祝福的,

那麼我會放棄 ,然後去接受一個我不愛的人,但是符合期望」現在想想,我真的因為這樣的想法去傷害到別人了,因為自已的問題反而去傷害到他,這樣讓我很遺憾。

原來母親真的是希望我們快樂。她這麼說,我真的很開心很滿足。

改變心念,真的是一件很棒的事情。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