來自天堂的問候

這是一本新出版,探討與靈魂訊息真實體驗的書。

作者經過7年的實地探訪,拜訪3300人與靈魂透過多種方式,有過第一手經驗實際接觸,整理而成的實錄。

其中有許多人是因為親人的往生,無論是因病,自殺,意外,猝死,謀殺;讓留下來的人因為這些實際的靈魂訊息的體驗而得到安撫甚至療癒了悲痛與憤怒。

這些經驗中不乏很多會被精神科或心理醫生認為是「悲傷誘發型幻覺」,可是,只有親身經歷過的人才知道,這種經驗真實的如同自己喝水般的才知道是冷是熱,是如何的感受到水入喉的真實感覺。很多靈魂訊息體驗的發生,是發生在親人或是有人在不知道亡者已經往生的消息。在情緒層面根本還沒有「悲傷」就體驗到靈魂訊息的發生。

當人的身上發生了一些無法用「科學」來解釋的狀況時卻真實的發生時,「科學」常常會發明了一個「病名」,並冠在這種狀態上。此時,這種「自然」的現象就被污名化為「病態」。

只有真實體驗過的人才會清楚的知道,這一切都是真的。

沒有喪親之痛的人,他說如何的體會喪親的感受,那都是如隔靴搔癢般的不真實。因為,那都是想像,揣測的感受。那種椎心刺骨的痛以及莫大的失落感,在一般的生活中根本無法找到類似的經驗感受。

走在心靈療癒的道路上,我一直採取開放的態度。因為,有許多許多的個案的經歷與掙扎是我不曾經驗過的。如果我採取的是用經驗引導個案的療癒方向,那麼,個案的療癒反而會是遲緩的。如果以個案的經驗與感受為主導的釋放,那麼,個案的療癒反而出乎意料的神速。

有許多的個案因為喪親的痛無法走出而痛苦許多年,甚至依靠藥物讓自己不再難過或是忽略內在深層的悲痛。看了精神科的醫生之後,常常說醫生都無法知道或治癒他的痛。其實,無法怪醫生,因為,有可能他真的無法體驗這種痛苦,也有可能在醫生的心中,這是一種避之為恐不及的痛。他只能給予藥物而無法真正的幫你除去痛苦。

當我父親過世時,我感覺到,整個家的支撐倒了。我是家中的老大,我必須在那一剎那間挑起重擔。可是,我還沒準備好。心慌,無法睡眠,想哭卻無法哭不出來。

因為,有好多好多的事要忙,又要擔心母親因失去了父親而陷入六神無主的狀態。

當父親火化之後,我抱著骨灰罈,坐在車上,我感覺到骨灰罈好重,當我說出「奇怪,骨灰罈怎麼會這麼重喔」忽然間,我感覺到整個骨灰罈瞬間變的更重,好像有20多公斤重一般的罐子放在大腿上,必須很用力的用手抱著,好像有一個人坐在我的腿上般的無法動彈。一剎那間,我知道是父親在告訴我,我的責任很重。為什麼我會知道是父親在傳遞訊息,無法用「科學」解釋,直覺的就是「我知道」。

在父親往生後的2年,我常常在夢中與父親長談。可是,說是在夢中,卻很真實。因為,在夢中,一樣是在我的房間內,我坐在我的床上,父親坐在椅子上,所有的方位擺設與現實的房間一模一樣,所有的對話與感覺,即使醒了過來,夢中情境仍然歷歷在目。經過10多年的現在,我仍然記得當時夢中的景象與對話。因為,那是真實的發生了。

家人常常在房間內,客廳會忽然聞到一股熟悉的髮油味,因為家中除了父親,沒人用髮油,而且這種髮油台灣並沒有販賣,只有日本才有。對我家人而言,是一種熟悉且獨特的味道。

當家人聞到這種髮油味就會知道「爸爸回來看我們了」。

我透過這些的靈魂訊息,我知道,即使父親往生了,只是肉體不在了,他的意識,他的靈魂從來沒有忘了我們或離開我們。一直在身邊陪伴著。沒有肉體上的痛苦與束縛,他想去哪就去哪。所以,我在很快的時間內釋放了對父親的傷痛。可是只要看到類似的事件或電影情節,我仍然淚流不止。或許心中仍有被離棄與失落的感覺。

一直到我進入心靈的領域,透過催眠溝通與父親肯切的談話後,我才真的體驗到,他真的在我們的身邊,隨時都來去自如,他真的喜悅健康,他真的擔心與愛著我們。

最重要的是『他真的一直都在,從沒有消失過。』

我的心才真正的放下了。我放下了失落,我放下了他的離棄。我真的接受了「他一直都在。」

所以,當我的個案在催眠溝通中與往生親人的會面中所有情緒,或是談及靈魂訊息的經驗,我可以完全的理解語體會。因為,我真的感同身受的同理著。

以感同身受的我向失去親人或是好友的朋友們說,

他們真的一直都在,只要你願意看到真相與感受到他們,你會明白,他們從未離開過。如果你有過真切的靈魂訊息的經驗時,請相信自己的感覺,那是來自他們的愛的訊息。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