抽煙? 父親? 傷痛?-海寧格家族排列訓練工作坊參與心得

我是一個無論什麼樣的心靈技巧或理論,我都要先親身體驗的去感覺與學習。所有我學習過的課程,我都是那個好奇寶寶,衝鋒陷陣的體驗先鋒。每次都有很多的收穫。

在這次的海寧格來台的工作坊中,有一節海寧格親自帶領的疾病與家庭單元,我原本很單純的只是想著海寧格的新手法會如何幫助戒煙,而且是大師親自帶領,開玩笑,手當然要舉高一點囉,只差整個人沒站起來。

很幸運的被選上當個案。

帶著自己的香煙走上台,海寧格叫我把煙放在地下。

然後,他選了一個男人說,這是你的父親。

瞎咪!!! 天啊,我的心一陣狂跳,心想「不會吧,怎麼跟我父親有關呢?」整個人僵硬,很想逃跑。

海寧格說:睜開眼睛,不要看地上,請一直看著父親。不要看地上,慢慢的,一歩一歩的往前走,不要看地上

我的心已經開始翻騰,一股想哭的衝動,緊握雙拳的忍住哭聲,慢慢的往前走。心想:跑不掉了,是時候到了,面對吧~~~

海寧格:你如果感覺痛,讓自己與痛跟愛在一起。

好痛苦,一股傷痛直擊我的心,我的手握的更緊,我的表情早已扭曲的不能自己,壓抑著聲音不要哭出來。一直想將眼神移開,不要看父親。

海寧格:深呼吸,張開眼睛,看著父親,帶著勇氣,大歩的跨出一步,跨過香菸。

我覺得我整個身體緊繃,深深的吸了一口氣,這時,海寧格柔軟的手將我緊握的雙拳輕輕的扳開。我在深深的吸了幾口氣,讓勇氣充滿整個人與心,然後大歩的跨出去,跨過香菸,再走個一小步,將香菸至於身後,在我面前,只剩下父親了,我必須直接面對父親了,再也沒有東西隔在我與父親的中間了。我,知道,面前有兩個選擇,走過去,轉身繞跑。

在近400人的陪同下,在海寧格的陪同下,我知道,面對與選擇仍在只有我可以下決定,無法依賴別人,只有自己,因為,必須自己走過去。海寧格沒有催促我,只用手輕輕的推我一下,往父親的方向推了我一下,我知道他已經指引了我的方向,也輕輕的推了一下把力量給了我。接下來,我必須自己下決定了。

我的心,在哭泣著,身體,在顫抖著,我看到父親對我伸出手,迎接我的到來,我好難過,好難過。

海寧格:請對著父親說, 親愛的爸爸,我唯一的爸爸,我好想你。

我已經忍不住的讓眼淚潰堤的哭出來,即使想要說,但很怕說出聲音後就會忍不住哭出聲音。深呼吸著,壓著聲音說『爸爸,我好想你』當說出這句話之後,我已經無法克制自己了,眼淚止不住了,

海寧格:爸爸,我回來了,我來到你的身邊,

這時,我根本無法說出任何話,所有的力氣都用在壓抑自己不要哭太大聲。

海寧格:請一小歩一小歩的往前走,

我一歩一歩的接近父親,我看到父親的眼睛充滿愛,直直的看著我,我知道,這次,我可以安心的走向父親了,他不會再走了,他會等我,看我,愛我,支持我。

我股起勇氣,走向前去,抱住父親,在那一煞那,我的心跟情緒如拋物線般的達到最高點,眼淚潰堤了,聲音壓不住了,雙手緊緊的抱著爸爸。在我的印象中,我沒有跟父親這麼的靠近過。這是我渴望卻從小壓抑。

在這一瞬間,我了解到,抽煙,只是為了讓我逃避我不願面對的感覺。

壓抑了很深很深的渴望,如果讓我的心時時的感覺到這個想要卻得不到的痛苦,那我會痛苦萬分,自父親辭世後,這個渴望更覺得無法圓滿了。抽煙,是我最佳不去感覺自己深層感受的擋箭牌,防護罩。

而在這一刻,我知道,我的心釋放了,我的渴望圓滿了。這個防護罩已經不需要了。

排列結束後,我感覺到身體充滿精神。煙,被海寧格收走了,身上沒有煙,卻不再有以往身上沒煙的燥動與不安了。身上沒帶煙也不覺得有什麼特別感覺了。

我知道,香菸對於現在的我,就像是糖果一般,沒兩樣,無須戒或不戒, 因為,它已經不再代表防護罩的腳色了。只是一件物品了。所謂抽煙或不抽煙,不再是身體做決定了,而是我自己的心來決定抽或是不抽煙了,就像要吃糖或是不吃糖一般的普通的事了。

後記:

跟朋友再度談論這段過程時,忽然間,我明白了一件事。我原本以為我跨過香菸這個防護罩是面向害怕的外在,事實上,我是跨過這個防護罩去面對嚴實保護著不願面對的內在深層的痛。

我是連結到了我的內在而不是面對外在了。即使回想起來,跟朋友談起時,我全身起雞皮疙瘩,警覺到,在這次的排列中,我碰觸了並面對了有多痛的死穴。

有人或許會認為像我們這些學了許多心靈通技巧的心靈溝通師或催眠師們,自己內心有問題,早就可以自己處理了,怎麼還需要別人幫忙或逃避呢?

其實,學的越多,越知道如何去躲避自己的死穴。只要是人,都會有不想碰觸的地雷。即使自己知道。可是,就像是醫生,能醫人可是無法自醫一般。但是,自己的靈魂可沒麼好說話喔~~

理智的自己可以閃避不面對,靈魂可是會製造機會讓你不得不面對。當機會擺在你面前了,仍然是由自己決定要不要面對。

我在舞台上面對父親的那個時間點,我知道這是我的深層智慧苦心積慮,老謀深算的計畫好這個事情的發生(如果知道要做父親這個問題,我還不一定有勇氣舉手自願上去哩),

上了台,我選擇了面對(當時我認為沒路跑了) ,如果我選了不面對,我也可以當場拒絕的走下台(可是,是自己舉手自願的,哪好意思跑啊!)

面對的當下確實很痛,痛苦萬分。

之後,我卻是是整個人活了過來,整個人精神飽滿,彷彿脫了一層千金重的盔甲般的輕快。

興奮感是痛苦感覺的數十倍。 絕對划的來!!!!

我對自己說, Good~~~ 勇敢的小孩!!!

僅以此自己蛻變的經驗與大家分享!!!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