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的前世催眠體驗- 2

催眠,對我而言,是舞台秀的名詞。我的週遭有不少朋友都試過催眠了,有的經驗聽說很棒、有的就一般,每個人的結果感受都不一樣。對於一定要有個正確答案的我而言,有些無法理解,為什麼同樣是催眠,結果卻有那麼多的不同?在好奇以及想要「自己來試試看是怎樣的結果」的心態下,我嚐試了催眠。

沒想到,在這幾次的催眠中,我的『世間的真理是不變且是唯一』的想法,整個改觀了。連我的生命藍圖都更改了。

在催眠老師的話語下,漸漸的,我的身體慢慢的放鬆了。

(經過這種放鬆之後,只覺得以前常去做全身指壓的錢都白花了,真的好棒的感覺。)

然後, 整個人很舒服,不大想講話,內心很平靜。

(有點像打坐的感覺,但是,週遭的聲音都聽的很清楚。)

催眠老師只下一個指令:「找出影響你最大的事件」

慢慢的,我的腦海裡浮出一個小男孩的景象,看的出來是在西藏,我馬上就知道那就是我。

(很奇怪喔,明明長相不同,可是就是知道。)

我是出生在一個很貧窮的家庭,在大約5歲的時候,有3個喇嘛來到家中說要接我回寺院,原來我是某一位活佛的轉世,他們是我前世的弟子。回到寺院之後,仍然要用心學習經典,跟老喇嘛學習,我發現到在寺院中,因為身分的不同,我的衣食住行還有功課跟一般的小喇嘛不同。

(古時候的寺院真的很暗。)

經過好幾十年之後,成為了宏揚佛法的老喇嘛,門下的弟子及信徒無數,一生以宏揚佛法為己任,希望透過佛法的宣揚,能讓世人脫離苦海;一生護持佛法至往生之際,我仍要將佛法散播到更遠的地方,我帶著這個意念往生了。

下一世,我成為了某一位皇帝,畢生為了拓展疆土而生,因為我的疆界拓展到哪裡,佛法就可散播到哪裡。但是,在世之時並不知道我的拓展疆土是為了傳播佛法,不斷的征戰,在戰爭中,死傷無數。在我而言,我並不認為是錯的,而是身為一 任 君王必須為國家做的宏圖霸業,往生之時,我擔心的是我的子孫可否守住這片疆土。

再一世,我投胎到中亞的一個小國成為一個將軍。這個小國一個佛教國家,但是,常遭周圍的國家覬覦,國家如果亡了,佛法將不存,為了續存佛命,我必須不斷的打仗;而且,為了維護國家,維護佛法,許多的行為都在這個正義凜然的大義下合理化了,造成死傷無數,許多家庭的生離死別在這個大義之下發生了。死的時候,我很安心,因為,我認為:「我守護了佛命,我盡責了。」

老師問了我一句:「從這些過程中,你領悟了什麼?」

我的心,靜了一會,將所有的過程及經歷想了一遍。

忽然,我懂了。

為什麼我這一生對於尋找真理很執著、為什麼我信佛卻不喜歡唸經。原來,我在那幾世的經驗當中,只想著要弘法,為了弘法,反而什麼不該做的都做了。殺人、戰爭、陰謀,自認為我是頂著大義的大旗,做什麼都是對的,應當的。

在第3世往生後,其實我很後悔犯了許多的殺業。我認為是我執著在佛法而讓我造殺業,所以今生,我很討厭佛經。

其實,一切都是我自己的執著。執著在:「我要宏揚佛法。」我意會到我的痴及貪。

我貪名,美其名為續佛慧命。

我痴在以強制的手段宏揚佛法,強制別人接受。

其實,真理沒有一定的,我的真理不一定是別人的真理,我要學習的是真正的尊重。

之後,我在我的生活中,不再要求別人或自己:「你一定要給我一個正確答案。」

日子輕鬆多了。

事實上,我還發現,真理,存在日常生活當中,而不是人的口中。

我明白,了解前世的經驗是為了在今生的生命道路上,我可以不再重蹈覆轍。

也就這樣,我踏入了心靈的領域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