脫離詛咒之路–金錢,情感隨應而開 3

在出發去第三次催眠前,早上靜坐完畢對自己的靈魂溝通,請祂讓我在這次的催眠溝通,如同前兩次一樣讓我得到清晰易懂的訊息,不管怎樣的訊息都可以,只要是祂認為應該要在這階段、此刻讓我明瞭的訊息,我不去事前界定或要求在這次的催眠溝通裡要得到哪方面的訊息。但在溝通之前,原打算按照自己在第一次催眠結束後的想法去理清感情及跟A男的事,可,就要在內心「開口」對自己的靈魂講這事時,突然,一個轉折在內心出現,緊接著我便深刻明瞭,這個「主題」不是個主題,它是依附在「愛的流動」的下面。當我的體內並沒有「愛的流動」或「愛的感知」,而一味去追尋跟「愛」相關的事,就像巧婦無米之炊一樣的困難。得要先有原料,才能進行烹煮,不是嗎?

當在這次近後段講到以前我家的貓咪跟我的相處的情況時,老師說了一句:「那感覺像是愛出不大來」,當下,腦中突然回想起在做完第一次催眠後的某天半夜,在半夢半醒之間,我突然「開口」說出聲:「擁抱是關鍵」,因為聽到自己的聲音而立即清醒,同時腦中浮出第一次催眠結束後,與老師擁抱的畫面,當時擁抱的感受清楚的又再次顯現。一開始那擁抱,內心的我就感到「這感覺跟以前歐美客人擁抱的感覺好不一樣!」,可是又說不上來是怎樣的不一樣,似乎有個東西在我的心裡亂竄,我從未有過這樣的體驗,而我覺得那東西不是由我自產的,因為沒體驗過但又感覺得到,立刻感到特別緊張,因為緊張,所以就用一貫的手法「說話」來掩飾內心的緊張。事後,那種特殊的感覺一直在體內沒有消化掉,似乎是透過於那種感覺存留在體內的方式讓我在做這一串的課程中去挖出那到底是什麼。那是什麼? 是「愛」的感覺,是廣大「愛」的感覺。這是摘掉透明壓克力板後,才能感知到的。「愛的流動」、「愛的感知」是我一直欠缺的,而長年不自知。以前的我,連說出口「愛」這個字都有點困難,以前我以為之所以這樣是因為自己「害羞」,現在知道不是那樣的,因為沒有「愛」連說出口都困難。聽了音檔,我發現當老師說「那感覺像是愛出不大來」之後,我竟可以接口說:「對!妳說的是愛沒有錯!」當我說出這句話時,當下那短短不到一秒,讓我聯想到曾有一天B跟我一同出差,在香港機場時,他突然用挺認真的態度口吻問我:「對妳來說婚姻是什麼?」我永遠記得當時我的答覆是:「對我來說,那是跟”人生伴侶”共度人生」當時的我並沒有多加思索就答出這樣的話,當下對自己的發言,內心的我挺訝異的,因為我深刻感受到這確實是打從骨子裡出來的。事隔這些年,經過跟老師這樣的對話,又讓我回想到這一段過往。為何會不自覺想到這段?大概對於那時無「愛的感知」的我卻可以說出如此有境界的話感到岔意吧!

說到這個經驗讓我聯想到,自從開始做催眠溝通後,第一晚便開始可以在「全黑」(一般我都須要點小燈才行)的房裡睡覺,而且是很安穩的睡,睡眠品質相當好。這種情況去年底冬天時也曾有一段這樣的經驗過。相較於這一陣子,前幾個月的某一兩個月中,曾有一度只要是睡到半夜二點半~三點半左右,我都會清醒的醒來,有時一清醒,伴隨而來的是類似驚恐、驚慌的心情,如果一直張著大眼躺在床上,那種驚恐的強度會越來越強,甚至一度我以為我的房間「不乾淨」,可一到陽光出現,我又感受不到房間的「不乾淨」。每次遇到這樣的事,到後來就變成反射動作,一清醒就直接離開房間到客廳沙發上睡,也不用看時間,因為當下的時間一定是落在二點半~三點半左右,幾乎沒有例外。這一陣子雖然半夜也都有醒來,但是那種醒的狀態跟以前那一陣子很不一樣,大多是喉嚨乾醒,醒來也沒有驚慌的感覺,一樣是安心的狀態,再回到床上一下就入睡了,後段的睡眠品質跟前段一樣好。這樣的改變跟我勇於面對內心的恐懼化成行動去進行潛意識催眠溝通是有關聯的。

當我聽音檔時,在古羅馬傳導者描述祂跟追隨祂的人的關係時,我在心中不禁自問:「為何出現這世? 這世跟剛剛回溯小時候經驗好像無關,感覺上帶出這世似乎要給我一種類似”總結歸納這一串催眠課程”的感覺,為何要以這一世來做”總結歸納”?」

當時催眠過程中在心裡的畫面又重現,突然,心裡一震,我的腦海浮現出爸當時每晚在床上對我說關於我此生使命的事。爸的描述方式、使用的字眼是以他個人經歷的「道場」經驗在敘述的,倘若將這些描述方式、使用的字眼調整一下的話呢?………..我對於這世老先生心中所懷的「熱誠」、「衷於心中熱誠的渴望」是相當感動的,有種「真希望我現在就是祂」的感覺。當下,就在那當下,答案似乎在心中升起,剎那間,不自覺的對著天空仰天長笑!! 深深覺得爸真的很「盡責」「守誠諾」地對著我「耳提面命」,真的! 他真的做的很好,他確實按照祂當初答應的「幫我的忙」,讓我對這事「耿耿於懷」「久久不忘」!! 過去這幾十年一直拼命忘懷的,後來為了解套又拼命死挖出來的東西,盡然就是爸「耳提面命」的!! 它是源頭,既是結尾 ; 也是結尾,又是源頭。非線性式的邏輯真的很好玩! 寫到此,令我聯想到在海龜那一段結尾時,我說:「(角色安排)就是衷於你要做的事情」當時的我,聽到自己講出這句話時,心裡產生不少漣漪,雖然我早已知道所謂安排角色是依這個原則來處理。現在的我並不知道接下來的百步要如何走,現階段的我只知道十步的路怎麼走,竟然已理出十步,就安心的往十步的路線走去。

講述到跟追隨者的關係時,當時清醒的我覺得何必執意要對跟追隨者關係的這部份描述的那樣精確、詳細呢? 當在聽音檔時,這讓我聯想起小時候在道場察覺到被喊「師姊」「師兄」的人,似乎都帶有一絲絲的「優越感」,有的人的「優越感」相當外顯,那種「優越感」讓我直覺不舒服,是負面的感受。若干年前,在紫微斗數的學習上,所學習的老師那種言談舉止間再再強調他的優越感的人,令我感到相當的不適及不認同。我並不是一個激進的反權威份子,只是,在強調「你就是我,我就是你」、「大家都是來自同樣的地方」、「靈魂沒有位階高低之別」的地方,卻出現「上、下、高、低」的畫分,一邊強調著「相同」,但卻一邊做著「區別」,哪怕是一點點我都可以聞到那「優越感」的味道,這樣的不一致令我感到相當自我警惕。「聞道有先後,術業有專攻」,那畢竟僅是「前、後」的差別而已,不能僅因為投生的時間先後、聞道的時間先後、領悟的時間先後而自稱「上位者」「站在高處往下教」,深深的我是知道這是不妥的。從古羅馬這世這位老先生的口中,我深刻的瞭悟祂這部份的堅持及用意。還有,這位老先生對於傳導時也好,平日與任何人對談時(包含追隨者)也好,祂都相當在意「揀辭用語」及「敘述方式」,那種之謹慎的態度是立在「不因個人些微偏差而擔誤他人人生」的奠基之上。過去的我雖然不是那種講話不假思索的人,但也尚未是個相當謹言慎行的人。這幾年的我,對於「揀詞用語」相當的講究,昨天的我在未回溯到這世之前,我僅單純的以為之所以這樣講究「揀詞用語」的原因是因為我對於自我探索、往內心去的路上所感受到的「非具像」「形而上」的事物等的覺知必須化成「具像的」物質文字以讓我深刻感受、明瞭而已。但是,經過這次回溯,我明瞭原因不僅如此。因為過去走在這路上的我,就是以這樣的謹慎態度執行著的。這讓我聯想到,以前學習紫微斗數的對象,這位先生的言談總讓我覺得相當的不嚴謹、不負責任,一個自命為論命者、幫助解惑之人,怎可這樣不謹言慎行? 只要是「真心」想要幫助人,抦著熱情的驅動力,一定是會站在「求事者」的立場去協助,自然會處處謹慎小心,深怕誤人。倘若沒有「真心」倒不如停下自以為的生命解惑人的身份,以免害人誤己。

說到這位老先生提到的「自然是我們所有的一切」時,當下清醒的我突然想到近幾個月,我相當喜愛到樹多的地方,只要一靠近樹多的地方,在其中散步,當下可以感覺到自身體的最深處往外散出的「舒適感」,那種的「舒適感」是我以前沒有經驗過的。一旦是處在那「舒適感」中,整個人的經脈通暢、頭腦清明、心境定靜恬適、整個人相當安穩自在。這是不是一般人所謂「頻率調對」了的感覺? 還好,我住的地方可以有些不同的路徑去接近樹多之處。這也或許解開為何我喜歡去到宜蘭的明池,每到那裡我整個人相當的清神氣爽,舒暢無比。

最後談到我發現他人氣場干擾的部份,回家後,我發現我對現在的自己似乎有點熟悉,但又陌生。我的腦袋對於「我是相當敏感」的認知似乎要再重新認識了,這樣一路下來,深切覺得自我探索是無窮無盡的,它不是個「工作」,是個像吃飯一樣平常也一樣重要的事,無時無刻都在進行中。

在昨天之前的某天靜坐尾聲時,心中無來由的響起「一千個春天」專輯中李建復所唱的一首歌,叫「我的鋤頭扛在肩」,這首歌已有相當多年,應有一二十年沒有再聽了,但它卻在心中無由的響起。當這首歌徹頭徹尾在心裡完完整整唱完時,心想:「我自己要跟我說什麼?」以前這樣無來由在心中唱歌的方式曾出現過,當時是我在猶豫要不要再繼續看中醫婦科了,因為也快看了一年且狀況也明顯的改善了,正當在心中盤旋這件事時,突然無來由的在心中響起Sarah Brightman所唱的「time to say goodbye」。當時的我並不知道這是自己給自己的訊息,只覺得奇怪在沒有任何可以聯想的事物環繞周遭的情況下,為何內心會響起這首歌。第二天吧! 當我一進診間,問診的不是我的醫生時,護士說我的醫生昨天臨時開始請產假,提早生產,當天的醫生要代診到我的醫生產假結束。當我聽到這消息時,當下我就知道這首「time to say goodbye」是在告訴我是時候跟我的醫生say goodbye了! 自此之後,只要心中響起歌,我就會放下一切,深刻的去感受我要傳導怎樣的訊息給我。所以當我感受完「我的鋤頭扛在肩」這首歌時,當時我以為跟工作有關。可就在去第三次催眠溝通前,我突然意會,這首歌所透露的信息是指關於「自省」的態度,歌詞的意境是以下田勤作工來呈現的,整體給人辛勤作工帶來的豐饒滿足平順。

就在今早剛起床茫茫然尚未完全清醒時,心裡響起另一首歌,同張專輯蔡琴唱的「謝幕曲」,這也是已有一二十年沒再聽的歌了。當這首歌在心中響起唱到一半時,我突然意識到這首歌在心裡響起,仔細聆聽它的歌詞及意境,對於才剛結束潛意識課程的我,這首歌富有相當的意函。不是落幕結束,是剛要開始。

我的鋤頭扛在肩

嘿喲 一把鋤頭扛喲(嘿喲 一把鋤頭扛在肩喲)

嘿喲 我的汗水落喲(嘿喲 我的汗水滴落土喲)

趁著那雞啼的大清早

牽著水牛田裏跑

頭戴斗笠彎著腰

插秧耕種多辛勞

一日辛苦到黃昏

一年辛苦盼收成

盼只盼 風調雨順 米穀滿倉 家家都平安

謝幕曲 

幕 緩緩地降了
人 漸漸地散了
千把個掌聲 在空蕩裏迴響
千把個寧靜 在熱烈後低吟

人生的戲一齣齣 逝去的日子一幕幕 幕落了
生命的軌跡 卻永不停息 幕落了
我們的故事 卻剛要開始

幕 緩緩地降了
人 漸漸地散了
多少個日子 我曾佇立舞臺
多少個人生 在舞臺上演出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