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死,靈魂,愛—生命的禮物

寶貝,你走了有7年了吧。

每次看到貓咪的節目或是貓咪的書籍,我都不由自主的想起你。

鬆鬆柔軟的毛,優雅的身影,含情脈脈的眼神,想到你與眾不同的癖好-愛梳毛。

你那種渴望梳毛的眼神,一看到梳子就飛奔過來,馬上就位。梳完前腳後,只要我說「換腳喔!」你就自動的將後腳抬起來。「這麼乖的寶貝是誰家的小孩啊?!」

每次我都自豪的稱讚你。你都很滿足的用瞇瞇的眼睛回應我。好想你啊~~~~

我很自責。當我們忙著搬家時,我沒注意到你的不舒服。我只想著「趕快把家搬好,就可以把貓兒們接過來了,牠們一定會很開心。」我沒注意到,你已經躲在衣櫥一段時間了。當我把你接到新家時,你馬上往沙盆跑,然後就趴在沙盆不動了。我一次又一次的把你抱出來,你一次又一次的跑進沙盆裡。我仍然沒注意到你的反常。到最後,我想,你可能是因為到了新環境所以害怕。我就由你了。直到發現你在浴室尿了一地,愛乾淨的你竟然整隻貓躺在尿裡,這時候我才驚覺到你有問題了。

那是在美國的寒冷的深夜。

我趕緊到處打電話問動物急救醫院。

然後怕你討厭身上的尿,又怕你會冷,趕緊用熱水幫你洗下半身,快速的吹乾。

我永遠記得,這次的吹風是你有生以來最乖。完全都不反抗,默默的,靜靜的,軟軟的讓我幫你吹乾毛。我還以為你是因為不舒服所以那麼乖。為了回報你的乖還有怕你冷,我還用最快的速度來回翻撥你的毛讓你快些乾。

我壓根沒想到你已經準備好要離開我了。

一路在黑黑的高速公路飛奔,一邊跟你說話。我知道你不喜歡看醫生,只好一路的安撫你。可是,這次,你都沒有回應。靜悄悄的趴在籠子裡。

當我把裝在籠子的你交給醫生時,我還很樂觀的想著「等一下打完針就可以回家了」。

醫生告訴我說你的狀態不樂觀,已經失溫了,幾乎陷入昏迷,需要緊急入院。

醫生要我先回家,會持續與我保持聯繫,告訴我你的狀況。

我愣住了。我還以為,是不是我聽錯了或是我漏聽了哪一句英文。

當醫生拿著你的籠子跟項圈給我時,在那一剎那,我知道你還在,可是,隱隱約約的,我似乎知道我快要失去你了。

我只告訴醫生『盡力幫牠,不管多少錢,盡全力救牠。』

回到家之後,我睡不著。

失溫?!難道是我幫你洗澡的關係嗎?是我害的嗎?是我害你的嗎?!

我應該多注意你才對。

我們相處9年了,我應該知道你這幾天反常才對。我為什麼沒有注意到呢?!

寶貝,你千萬不要有事。我只能在心中向老天祈求著。向諸佛祈求著。

這時的我,是那麼的無力,無助,自責。

第2天早上,我接到醫院告訴我說你的狀態好轉了,已經醒了,溫度也回來一些了。有進食一些了。我好高興。

我高興的想去吃大餐慶祝,並想幫你買一些你愛吃的罐頭來好好補償你。

中午,當我在吃飯時,電話響了。

我還在說應該是醫院叫我去接你回家了。

當我聽到「Sorry,we lost her」

那個當下,我的眼淚,無法控制的狂洩。因為周圍都是人,我強忍著哭泣聲,快速回到車內,關門,大聲的哭了出來。

難過,自責,不捨,不甘願,不想離開你,又不想你走的有牽掛,矛盾的自己,心中似乎空了一大塊的自己。

急速趕到醫院,醫生讓我們兩獨處。

你就在診療床上,很乾淨,好像睡著一樣。睡的好熟,好熟,好熟。

我輕輕撫著你肩膀的毛,好軟,好軟。你肚子的毛,好軟,好軟。

輕輕的摸著你的額頭,強忍著淚,強壓著哽咽跟你說「你的病都好了喔,寶貝。好好跟菩薩的光走喔。不要擔心我。好好照顧你自己ㄟ。我好愛你喔。」

一直輕輕的摸著,摸著,還強忍著哭泣,管不住的眼淚還是掉了下來。我趕緊將頭轉開,怕眼淚滴到你的身上,怕你有牽掛的走。

然後,我走出了診療室。邊退邊走邊看著你的離開診療室。將你的最後一程交托給醫生。

回到家後,我仍然哭了好幾天。

在第7天時,我回到舊家去整理東西時,我彷彿聽到你的鈴鐺聲,我彷彿感覺到你在我的腳邊磨蹭。你彷彿回到舊家了。可是,我們都搬家了。家裡是空空蕩蕩的。怕你以為大家不要你了,還告訴你趕快去菩薩那裡,不要再回到舊家了。要不然,你要去新家找我。

到了第3個禮拜,你在家中的感覺忽然消失了。我覺得你真的是走了。

我一直把你深深的放在心裡。

回到了台灣,常常看到電視上有長的像你的貓咪。我都說:我們家的妹妹比他漂亮多了,而且更聰明勒。

雖然可以談及你的可愛,卻無法放過自己內心深處的愧疚與罪惡感。

過了這麼些年,我一直耿耿於懷。

一直到我們靈魂接觸後,

當你告訴我:無論當時你怎麼做,我都會離開。你無法救我的。那是我的靈魂選擇離開的方式。我選擇了沒有痛苦的失溫狀態而且是睡夢中的離開。所以,當時妳幫我洗澡,讓我乾淨的離開是我所願的。謝謝你。

我哭了。很感謝你,即使你走後,你仍然在意我。

在這次的談話中,你幫我打開心中罪惡感的糾結。我感到了完全的釋放。

我的心放下了,我更放下了自我懲罰式的慣性頭痛。

我感受到你對我的愛。如同我愛你一樣。

沒有物種的差異,好深好深的愛。

世人常說畜牲無情,殊不知,動物的情感是最直接且不隱藏扭曲的。

9年的感情,從你的出生到你的往生,我都參與了。

就像人類的小孩一般,從出生到小學3年級這般長的時間。

我都參與了。

感謝你用生命給我機會參予你的一生。

透過你,我擁有了生命出世的喜悅經歷;

透過你,我也經歷了失去生命摯愛的成長;

更感謝你,即是是短短的9年,你也願意用貓咪的生命型態陪伴我,協助我的生命經驗的成長。

因為你,當我的個案痛失至親或是孩子時,我可深刻的體會到他們的痛與哀傷、不捨,甚至「如果我多做一些的話,他不會走」「如果我不要做那個決定,他說不定會活下來」等等的自責的深淵,我都可以體會到,才可以感同身受的幫助她們走出這段傷痛與內咎。

如果說是我幫助了他們,到不如說是你幫助了他們。

寶貝,我知道你一直都存在,即使現有的空間沒有物質形態的你,

但,

在不同空間的你我,卻同時的在一起。

所以,我知道,我們從來都沒有分開。

一直都是在一起的。

這是一篇我本來不想po的文章,這是我在透過寫的方式釋放悲傷的過程紀錄。

可是,當我寫完之後,我發現,我看到更多在意識層面的我所沒發現的事。

譬如當我協助幫個案面對親人往生的時候,我的同理心可以馬上的感覺到他的痛。這是來自我的貓女兒的往生經驗。

我更加體會到父母失去子女的痛與自責。

死亡,在中國人的文化中是一個禁忌。

可是,卻是每個人必經的過程。

親人的死別更是情感課程中的重大事件。

在與愛貓的靈魂溝通經驗中,我了解到,有時候生命的結束是因為某些選擇與決定,而這是當事人的決定。

有些情況的往生是當事人的生命功課告一個段落了,那麼,該是瀟灑的走的時候了。

有些情況的往生是為了幫助最親的人的生命歷練的靈性成長。

而這時候,感到最傷痛的人所要做的事則是透過這段痛苦的經驗得到生命靈性的成長。這才是往生者最大的目的。

傷痛,是被允許的。

哭泣,是被允許的。

憤怒,是被允許的。

沒落的憂愁,是被允許的。

漸漸轉為平靜,

漸漸的開始談論起,

漸漸的成為內心的一部份,

成為進行某些事情的動力源。

這些是必經的過程,越早經歷這些過程,而且是盡情的經歷,沒有壓抑的經歷,

這個情感的創傷的會很快的結束與復原。

越是壓抑悲傷,哭泣,甚至直接的跳過悲傷哭泣而轉化成向外找人負責當禍首時,

你會忽略,

你越對別人有多憤怒,多怨恨。

事實上是,對自己有多憤怒,多悔恨。多後悔。

當我們的感情的表達與身體一致時,情緒的療癒會很快的發生。

當我們的感情因別人眼光造成壓異或扭曲時,明明很傷心,怕家人擔心卻必須打起精神,笑給別人看時,你的心會透過憂鬱的方式呈現出真實情緒的欲望。

你越壓抑情緒的出口,你的憂鬱則會越加嚴重。這是成正比的。

傷痛需要再次的面對,透過面對,我們才可以在其中得到成長的禮物。

當我們為了不要傷痛而把臉別過去時,我們卻正在拒絕這件生命的禮物。

一件經由別人的生命所帶來的禮物。

當我們看到了,接受了,轉化成長了。

那麼,他的生命歷程才是個圓滿的達成。

生,死都是經歷,更是靈性成長的重大轉折點。

希望透過我的經歷,或許可以讓大家在生死的議題上多一種思考的角度。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