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不是沒路用

Y太太 56歲 帕金遜症患者

Y太太罹患帕金遜症已經8年了。兩腳行動不良,顫抖,反應遲緩,言語不清晰。
長年都是使用輪椅。

藉由一位朋友的介紹,Y太太來到潛能密碼,想試試看透過超意識催眠溝通可不可以了解她的病症以及是否可以好轉。

透過事前諮詢,了 解到Y 太太在家中的生活是長期處在先生的言語暴力之下。在一次的摔跤之後,她的腳受了傷,又沒有看好,漸漸的不良於行。慢慢的發現有行動遲緩,言語不清以及手腳顫抖的情況出現。後來女兒帶她去看醫生才被斷定是帕金遜症。

因為Y太太的表達能力受到病症的影響,一般的催眠溝通會很花時間,而且不易進入催眠狀態。與中心商量後,催眠溝通師建議採用超意識催眠溝通。超意識催眠溝通與一般催眠溝通不同的是,必須同時有2-3為催眠溝通師同時進行諮詢。其中一位催眠溝通師可以接收到個案的意識表達,當個案潛意識訊息接收不良或是遲鈍時,由催眠溝通師代為轉述部分內容。這樣個案的理解可以將片段或是空白部分連結。

進入超意識催眠溝通後,我們先讓Y太太回想在她發現自己罹患帕金遜症之前,有沒有發生什麼特別的事件?

Y太太說:「有,我和先生吵架,因為我的腳不方便,無法自行料理上廁所,因為來不及到廁所,我就尿尿了,佣人來幫我擦地板換衣服。他一直罵我:『你這沒用的老女人』。」

Y太太開始哭泣:「他一直罵我『你沒路用了,什麼都不會,只會花我的錢!像死人一樣,又不會動。去死啊!快去死啊!死了就更像啦!』。」Y太太開始大哭。

「我理解。他還說了什麼」

「他說:『你這個沒用的東西。你除了死還會什麼?什麼都做不成。沒一樣好的。爛人一個。』」

催眠溝通師引導他釋放當時的情緒及作用力後,協助她往更早之前回溯,看有沒有類似的事件。

「他養女人,他為了別的女人一直罵我,一直罵我」Y太太已經嚎啕大哭。

「當時他怎麼了?」

「他當時養了2個女人,其中一個還生了兒子。他要我離婚,我不肯。他就一直罵我,打我。」Y太太傷心的訴說著。

「他罵你什麼?」

「他說:『你有什麼用,生不出兒子,只會粘著我,老是病懨懨的,根本沒有用,乾脆死了算了,你怎麼不去死啊!去死啊!!!死了乾淨啦!!!』」

「啊!!!他為什麼這麼對待我?我一直盡心盡力為這個家,他為什麼都不滿意。從結婚到現在,沒有一樣滿意的。每天都在罵我!」

「我了解,當時你怎麼了?」

「每天我都很怕被罵,每件事都擔心害怕被罵,越用心做,越做不好。我真的好怕。好累。不知道該怎麼作他才會滿意。哪怕是一句:『今天的菜還可以』,我就好高興好高興。」Y太太抽絮著斷斷續續說出。催眠溝通師也持續接收她的意念,幫她表達無法表達的部分以及情緒的敘說。

「後來呢?」

「後來我被罵到都不知要怎麼作才好。只好減少出現在他面前,免的被他罵,被他打。漸漸的越來越不做事。在摔斷腿之前還大罵我一頓。我的腿是他推倒我後摔斷的。」摔斷腿的事原本Y太太沒有說出來,是另一位催眠溝通師接收到她的意念及記憶,幫她表達出來。

「我理解。當你摔斷腿之後,你在想什麼?」

「……….」

「請去理解,當時你在想什麼,感受到什麼?」

「我在想,我有藉口不用作事了。不能做事就不會被罵了吧。腳雖然很痛,但是心裡卻暗自慶幸。」

「我理解。那麼在得病前,你在想什麼?」

「我真的這麼不堪嗎?我真的這麼沒路用嗎?我的腳不能走了,他還要怪我,罵我沒用。我真的不能走啊。到這地步他還要逼我離婚。我真的好累好累。」

「嗯。我了解。還有呢?」

「我累到不想動了。心好累,不想說話了。身體好累。不想動了。」

「這個感覺讓你連想到什麼?」

「帕金遜症也是身體不大能動,嘴巴很少說話。」

「請去理解,這兩者的感覺這麼相像,有什麼關聯呢?」

「………….」

「有什麼關聯呢?」

「我知道了!原來,我是用這個並表示我不想動了也不想說話。而且,有了這個病,他不能跟我離婚,不管怎麼樣,他都要照顧我。因為他說我沒用,快去死!我就做給他看。」

「你明白了嗎?」

「我明白了。」

「那麼,這個病還要繼續留著嗎?願意讓它離開了嗎?」

「………………..」Y太太持續沉默。

「我不要這個病離開我」催眠溝通師接收到Y太太的意念。

「喔!? 為什麼?」

「如果我的病好了,我又要再做事了,他會罵我罵的更兇,我沒有藉口可以逃。而且,他還會更積極的逼我離婚。不可以好。」Y太太表達出心中的想法。

「那麼,身體上的不方便和痛苦會在繼續忍受耶。你的身體願意嗎?」

「只要我願意,我的身體就會配合。」

「有沒有兩全其美的辦法呢?有沒有可能讓自己的身體好過些,但是這個藉口還存在?譬如,讓身體恢復個30-40分如何?你也會好過些吧!」

「試試看。在使用藉口的同時,你在懲罰誰呢?」

「我在懲罰他。不讓他如他所願。」

「我了解。還有在逞罰誰?」

「那個女人,她別想得到我老公。」

「我理解。還有誰呢。」

「沒有了。」

「嗯。我了解。想想看,還有誰是被懲罰著的。」

「…………..我自己」

「哦!為什麼」

「我在懲罰自己的無能,沒有用。」

「夠了嗎?」

「夠了!夠了!」Y太太哭了出來。

「那麼,你願意讓這個懲罰離開了嗎?」

「我願意讓它離開一些。讓身體好一些。」

「我了解。」

當個案的心及環境尚未準備好時,有時候,現有的病痛的存在是一種保護,甚至是一種支持的力量。催眠溝通師依當時的情況,讓這個個案保有適當程度的疾病而不強力干預。尊重個案的選擇。當她的心願意再次面對,或者完全脫離這樣的狀態時,那麼疾病才有可能真正的遠離。

催眠溝通師透過技術幫助Y太太的心與身體以及疾病互相溝通。願意讓身體痊癒60%。

前後數次,總共花了8個小時的超意識溝通時數。在最後一次超意識溝通之後。Y太太已經可以不用輪椅,由旁人的攙扶可自行走路,但是還是微微顫抖。說話已經清晰許多。

催眠的功效是否成功最重要在於個案的心念。表意識認為我不要得病。可是,潛意識卻不願意讓疾病離開。再怎麼樣的萬靈丹都無法起功效的。

但,這也是生命的體驗。一切尊重。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