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麼洗都洗不乾淨的強迫症-1

S先生: 老師,是這樣的,我有恐慌症還有強迫症。我看了你的網站上的文章,我想試試看超意識催眠溝通,看是否可以幫助我。醫院的藥物讓我昏昏沉沉的無法工作,也因此,我已經好幾年無法工作了。

林一凡: 請問你,你的恐慌症跟強迫症的狀況是怎樣的呢?是醫生檢查後說你是強迫症還是你自己認為的呢?

S先生: 是去醫院檢查時醫生告訴我說我有強迫症以及恐慌症,還有憂鬱症。
我就覺得很害怕,甚麼都害怕,甚至覺得很髒,所以必須一直洗手。時時刻刻都有這樣的感覺,沒有一定的狀況。但是,對於中國的某個地方我很害怕。連說都不敢說。

林一凡: 你說的是哪個地方呢? 可以具體的描述大概的方位嗎?

S先生: …………. 就是廣東的左邊,越南的北邊.我只能說到這裡。我很怕提起那個地名。

這時,我心中想著[廣東的左邊? 越南的北邊? 廣西?! 蠱??
也就是這個回答,讓我興起了將生命靈力與超意識催眠溝通同時併用來協助個案的想法。一切都是最適合的安排,即使最初看起來是錯或是深刻的。

因此這個個案就來到了潛能密碼,而這次將是技術統合的方式進行。我請了藍老師一起與我們進行。過程中生命靈力療法與超意識催眠溝通交錯的方式協助個案完成轉變。

當S先生進到潛能密碼時,我看到一個近50歲的男子,穿著很乾淨的藍色夾克,深藍色牛仔褲,以及一雙有點像lanew的皮鞋。然後先進入眼簾的是S先生的雙手竟是都戴著軍手的棉布厚手套。很乾淨。

哇! 隔絕的這麼厚。幸好請藍老師一起來並用生命靈力療法。

強迫症跟恐慌症有許多種類型。

而強迫洗手型的強迫症大多跟自身不潔或是外在是不潔或是危險的心理認知有關。同時,為了保護自己,容易將自己與外在世界隔離以策安全。這類的人對於安全感很欠缺,而且不大容易產生信任感。
而這時候的生命靈力療法的介入可以協助並且查詢出個案真正的心靈困狀以及不願去看的點。省時省力的協助個案向前走。

就座後,我就請S先生講述自己認為的恐懼害怕的事物是甚麼?
S先生: 大約5年前我去大陸的那個地方工作,我是做機電基礎工程的。那次去那裏前後7天我就趕快回台灣了。我去那裏的幾天後,我們下游的包工的工人發生車禍死亡,我很怕生阿死的,覺得很穢氣,連我經過喪禮或殯儀館附近我都覺得好穢氣。從那天開始我就開始覺得好怕。

林一凡: 你有本人到事發現場去嗎?

S先生: 沒有,我沒有去,也沒有看到甚麼。是他們的工頭跑到辦公室跟我說的。
然後我覺得那個工頭做過的椅子,還有他好像也碰了我的車,我覺得好髒,我都不敢碰。連下樓坐電梯時我都覺得那個工頭有碰了電梯按鍵,好髒。可是我不得不去按樓層鍵,所以,每碰到任何一樣東西我都必須洗手。洗手讓我感覺比較舒服。只要我在那裏,我就必須一直洗手一直洗手。
然後我趕緊回台灣。可是我看到很多大陸的人在路上走,我不知道他們是否去過那個省份,我很害怕。走在外面即使是碰到台灣人或是在餐廳吃東西,都不知道那個人或是這個椅子,桌子是否被去過那個地方的人碰觸過。
我幾乎都無法出門了。

心想: 好吧,這跟真實經驗造成的強迫症無關,但是與信念有關。這類型的個案反而是比一般經驗型強迫症難處理。

林一凡: S先生,我們先做個練習吧。這個練習測是無須進入很深層的催眠狀態就可以了。只是一個練習,你先試試看。來,請你先回想一下你感覺會害怕的回憶或是事件,我們來看看那是甚麼樣的感覺以及畫面。

在徐步漸進的引導中,徐先生的恐懼的感覺數值由10降到了5。這時候的他仍然不知道自己已經在進行超意識催眠溝通。

這時請藍老師一起透過生命靈力的靈魂能量資訊的讀取,搜尋到S先生的恐懼來自的並非是真實有過的恐怖經歷,而是認知造成恐懼,然後這個恐懼往各方線延伸到他深信自己非常的害怕相關人事物。

藍老師 : 我看到有一個小男孩,身上捆了好幾層的鐵鍊,一手拿著鎖頭,一手拿著鑰匙。在猶豫著是要鎖上還是要放開。 另一個畫面比較小,是有一大叢的花,顏色有許多種,像是含苞待放,可是畫面小小的。

生命靈力的特點就是透過超意識與靈魂的透析擷取個案的心靈狀態或是事情的源頭。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