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聽 & 精神分裂 最佳幫手?!—2

第二章

在一開始的時候,我就發現到,15歲是一個蠻關鍵的時間點。

之後,又因A先生在國三及高中時,即使換了學校(都是蠻不錯的公立學校),狀態是增加,甚至有嚴重的傾向。

『那麼,你聽到的幻聽的內容是什麼呢? 那聲音聽起來像什麼? 聲音的感覺在哪裡呢?』

「我聽到有兩個人的聲音,一個男生的聲音,在耳朵邊直接對我說,去死,你怎麼那麼笨,混蛋,這個也不會。還有一個女人的聲音,對我說看什麼看,看屁啊!」

『好,那麼我們不急,一個一個來了解吧! 我們先了解那個男生的聲音好嗎? 當你聽到他在說這些話的時候,你的身體的感覺有哪些呢? 心理的感受是什麼呢?』

「身體的感覺……感覺頭重重的,其他還好! 心理的感覺,就很不舒服。」

我必須說,目前25歲以下的世代的人,對於身體的感覺的描述並不清楚,沒有痛,癢就不叫感覺,對於心理的感覺則是很多用”不舒服””很氣”來形容,可是在更深度的請他們去體會形容的話,就說不出來了。其實他們並不是沒感覺,只是形容感覺感受的語彙並不熟悉。感覺有時候還會多過5,6年級的我們。

這時候需要引導他們一步一步的體驗感受自己的身體。

『那麼,請去感覺一下,肩膀的鬆緊度怎樣呢,是緊的還是鬆的,還是沒什麼差別?』

「嗯,好像有一點緊緊的」

『那,呼吸呢?心跳呢?有什麼不一樣嗎?』

「呼吸啊~ 還好耶,心跳的話,有一點快」

『那麼順著這些感覺,再回想剛剛那個男生的聲音,假如他有一個型體的話,他是什麼?』

「嗯~~~~ 一個5歲的小男生……」

『喔! 你知道他是誰嗎?』

「是小時候的我」

典型的內在聲音太靠近表意識演變成幻聽了。

『小時候的你啊,感覺那時候的你在哪裡?』

「我在家裡」

『家裡還有誰在呢』

「就媽媽,還有妹妹」

『你在家裡的那裡,正在做什麼?』

「我跪在房間的地上,正在被媽媽處罰」

『因為什麼事媽媽處罰你呢?她如何處罰你』

「因為我跟妹妹玩,玩一完之後,我就打妹妹的肚子一拳,妹妹在哭,媽媽就打我,罵我」

『什麼原因你打妹妹呢?』

「沒有原因啊,就在玩啊,她在玩我的玩具車,我不想借她玩,要她還她不還,我就打她了。」

『那媽媽用什麼打你呢?罵了你什麼?』

「他用藤條打我,罵我怎麼那麼可以打人,無緣無故打人,你怎麼欺負妹妹。為了你們,我那麼辛苦,還要上班,還要養你跟妹妹,你不幫忙照顧妹妹還欺負她。你是哥哥耶。你不乖」

『了解。當你被媽媽處罰的時候,你在想什麼?』

「媽媽有時候工作很累,回家還要作家事,有時候脾氣不好容易生氣,也會罵我。可是,那是我不乖,我不好才會被罵。媽媽很辛苦的。」

「我心理想,我要更努力,我要照顧妹妹,不要讓媽媽擔心,她很辛苦。我以後要有好多錢給媽媽。我不可以不好。我一定要變乖孩子,不讓媽媽生氣。」

『在那之後,還有發生類似感覺的事嗎?』

「有,在我小學3年級的時候,我同學取笑我。說爸爸是工人,說我是工人的小孩。我很生氣。很氣」

『當時你很生氣,然後呢,你如何表達你的生氣了呢?』

「我什麼都沒做,我不敢回嘴。我怕跟他吵架會被老師處罰」

『你沒有回嘴,有其他的反應來表達你的生氣嗎? 或是向同學抗議之類的,還是有跟老師說之類的,有嗎?』

「沒有,我只是靜靜的聽他在取笑我,我走開了。我也沒有跟老師說。我不希望老師知道我因為同學笑我而生氣。」

『了解。身體沒有作出任何的回應,心裡呢,你的心裡在同學笑你的時候,心裡在想什麼,或是有什麼話是當時想說出口可是沒說的嗎?』

「有!! 我心裡在罵他,我想說我爸爸不是工人,我爸爸很辛苦的,我也不是工人的孩子。我會賺很多錢,我也不會是工人。我討厭他~~~」

A先生從開始至今終於有一點點情緒上的波動了。這是非常好的進步,開始在晃動禁錮的情緒與記憶庫了。

透過引導,讓A先生釋放與開始明白內心的自己的狀態。

『當時你想說可是沒有說的話,你說了。感覺如何?』

「現在感覺心裡有個石頭移開的感覺,舒服多了」A先生身體明顯的將肩膀的力氣放鬆了。

趁這個時候,再推一把~

『那麼,你去理解一下,這個石頭假如有感覺的話,那是什麼感覺呢?』

「嗯~~~~~~~~ 有生氣,不甘心的感覺」

『對什麼的生氣呢?』

「對同學的生氣」

『喔,對同學的生氣,那,這個生氣佔石頭生氣部分的百分之多少呢?』

「咦?! 只有20%」

『那麼剩下的80%的生氣是對誰呢? 去感覺一下』

「………..對我自己…….」

『對你自己的什麼生氣?』

「對不敢反抗,不敢保護爸爸,不敢對同學生氣的我在生氣。」

『那麼,請去理解,這個石頭是因為什麼而移開了呢?』

「我說出了我想說的話,我保護了爸爸不被恥笑,我敢對同學反抗他的欺負。」

『所以,你已經不再是那個不敢說話的自己了,是嗎?』

「是!」

『好。那麼我們來了解5歲的你是在什麼樣的狀況想對15歲的你說話呢?』

「因為15歲的我那時候在學校跟同學處的很不好。我不知道如何交朋友。同學都不喜歡我。我好失敗。讓媽媽好擔心。連交朋友都不會。所以5歲的我很急,所以罵我。」

『喔。你說同學都不喜歡你啊。你的同學是指1個同學還時哪幾個同學還是全部的同學呢?』

「嗯,就有幾個同學,3個同學常常欺負我」

『所以是只有3個同學不喜歡你,不是全部的同學都不喜歡你,除了這3個同學之外,你跟其他同學相處都還算OK是嗎?』

「嗯!是的」

『所以,你的人緣還不錯,全班3,40人,除了那3個,有30多人跟你說話,沒有欺負你,也一起玩對吧!』

「對!」

『那麼,現在回看,國三那年人緣真的不好嗎?』

「……..其實也沒那麼差……..」

透過溝通與引導讓15的A先生與小三的A先生整合後,

『那麼你去問問5歲的自己,還要罵嗎?』

「他沒說話,只是看著我。」

『表情呢?』

「沒什麼表情」

『請去了解,他怎麼了』

「……其實他是擔心我,要把我罵醒,要提醒我要作有能力的人,乖孩子,別讓媽媽擔心。也別再因為我的懦弱與無能讓媽媽被人批評。」

『來,請把他抱入你的懷中,如果可以向他澄清當時並沒也那麼差的話,你想對他說什麼?』

透過內在小孩的安撫後,

「其實,我沒那麼差,我功課也很好,我會讓自己好的,媽媽會很放心的!我會是她的依靠的。」

『那麼,五歲的小朋友現在怎樣了呢?』

「他在笑,可是不面對我。」

『如果可以,你走去面對他,拉這他的手,讓他感受到你的不一樣。』

「他還是擔心我」

『那麼,你有什麼話對他說。』

「嗯,我可以面對這一切,我有能力了。我會努力讓自己改變,我可以保護自己也可以保護媽媽,所以,請你放心」

『他的回應怎麼了』

「他比較可以走向我了。可是還是有點距離」

嗯!? 有點奇怪喔。感覺哪裡有個問題點尚未出現。

直覺,還有更深層的原因,不過先把幻聽處理了吧。一步一步來。這是個案的學習計畫,我只能尊重。

『好,那麼,請記住你的保證,你知道,耳邊的聲音是這個小時後的自己的提醒,你也清楚的明白這個聲音是為什麼而存在。當你真的實現你的承諾時,那麼,這個聲音就不需要在提醒你了。對吧!』

「對! 我會盡力去完成我自己的承諾的」

結束後,跟A先生約定在做下一次的催眠溝通時,要求A先生,下次來的時候,從預約下一次的溝通時間,親自打電話預約而不是父親代勞,從家出發後,可以從哪裡開始可以幾一個人坐車就從那裡開始獨自前來。自己一個人走進辦公室的大樓,自己搭電梯,自己走進辦公室。

三天後,接到A先生的預約電話,直接預約下一星期,在接下來的幾次催眠溝通中終於找到了”精神分裂” 的起因…….待續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