暗夜惡狼

Y小姐 28歲 上班族

Y小姐來到中心時,只是一直強調她想要透過催眠來轉換她的不易輕近人的個性。Y小姐表示,她從小就不喜歡一個人獨處,喜歡人多的地方。可是,很矛盾的是,她無法與男性友人太靠近,一靠近就會心慌甚至有害怕的感覺。她甚至對於「性」這個字有強烈的反感。對於新聞所播的性犯罪的新聞都非常生氣,甚至憤怒。

催眠溝通師就請問Y小姐有無泌尿方面的疾病。Y小姐說她常常尿道發炎,且常有尿失禁的情況發生。年紀輕輕的肝指數過高。

催眠溝通師大概心裡有底了,但無法斷言且明白的說出原由,因為,這個「原因」必須個案親身去明瞭才能有效的減輕甚至去除心因性的疾病及情緒。

進入治療室後,溝通師只問了一句:「你有沒有不愉快的性經驗?」

Y小姐忽然,眼眶泛紅,開始啜泣。

「有任何情緒,都把它表達出來。已經夠久了,說出來就好了。」

Y小姐開始嚎啕大哭,搥胸頓足,捶打治療椅及牆壁。

「為什麼要這樣對我?為什麼是我?———」

「為什麼不放過我?為什麼沒人幫我?沒人救我?——」

原來,Y小姐在高中的時後,被當時的剛交往的男朋友,約會時下藥性侵。事後恐嚇她不許說出去,否則對她家人不利。之後在男友的脅迫下,性侵的時間長達半年之久。這段期間,她越來越消瘦,越來越不與人交談,越來越消沉。她心中一直祈禱:「他趕快消失,趕快死掉,這樣我就得救了。」有一天,她聽到一個消息,那個男友在一次口角衝突時被人殺死了。

當她聽到這樣的消息時,心中有兩個想法:「我得救了,我終於自由了」;令一個想法卻是「是我的祈禱害死他的嗎?是我害死他的嗎?」

當我們透過技術去幫助她處理心中的疑問及傷害時,她說:「難道這是我該受的苦嗎?為什麼是我?我已經不乾淨了」

透過技術讓個案在次面對事件的發生,讓作用力減輕直至消失後,催眠溝通師請個案再回溯,有無類似的事件發生。

當個案願意面對她心中最大的事件之後,再來的事件就較輕易的說出來了。只要願意說出來,負面因子作用力的消除就可以順利的進行。

「在我小學大約4年級的時候,附近鄰居有一個伯伯,常常跟我們這一堆小孩玩。有一天下午,他叫我去他的家,說要拿冰淇淋給我吃。我很信任他,覺得沒什麼就去了。到了他家,他叫我進房間說要拿東西給我看。我一進房間,他就把門關起來,就把他的褲子脫下來。把他的私處拿給我看,要我摸。我整個人先是嚇一跳,然後又很好奇,用手摸了一下。他忽然撲向我把我抱住。我大聲叫了出來,他嚇一跳把我嘴巴摀住,跟我說:『我是跟你玩的,我們去吃冰淇淋喔。剛剛的事不可以說喔。』然後把我放開。我開始覺得我做錯事了,因為我做了一件不可以告訴人家的事。連冰淇淋都沒有吃就趕緊離開他家。之後,我一看到他就趕快跑開。」這時候,個案開始哭泣。催眠溝通師引導她放下心中的罪惡感。

催眠溝通請個案再回溯,有無類似的事件發生。

「………」

「你很勇敢喔!我們再去面對就好了喔。找找看,有沒有類似的事件。」

「我剛剛有看到,可是我不敢相信。」

「怎麼了?」

「我看到我還很小,大概是2歲左右吧。只有我和爸爸在家。」

「嗯,然後呢?」

「我看到爸爸抱著我在房間床上……」

「嗯,然後呢?」

「他把手指放到我的下體,好痛喔!!」

「我了解,然後呢?」

個案開始哭泣:「我一直哭說好痛,走開。爸爸說:『不痛喔,一下就好了喔。』然後他開始自慰。」個案開始抱頭痛哭。

「他怎麼可以這樣對我,他怎麼可以。我是他女兒。我恨他。我~~恨~~他。」

催眠溝通師等個案情緒發洩到一個程度後,引導她將當時的傷害所產生身體上感覺的作用力減輕到沒有感覺。

催眠溝通師問「你可以原諒他們嗎?」「不可能,我絕對不會原諒他們。」

「我理解。去感受一下,當你不原諒他們的時候,你怎麼了?」

「…..我也很痛苦。我越不原諒他們,我就像一遍一遍的重複經歷當時的感覺。更痛苦」

「我了解。那麼,請再往前回溯,請找出還有沒有類似的事件」

「………. 」

「當時你在哪裡?」

「我看到一間像木造的建築物,好像在古代。」

「我了解,請去理解,當時是在哪個國家?是什麼時候?」

「我覺得是在中國。好像是唐朝。」

「我理解。請去理解你在哪裡?你是什麼?」

「我好像是那間建築物的老闆。我好像是個男的。」

「那是一個什麼的建築物?」

「嗯。那好像是一家妓院。」

「我理解。請去看看當時怎麼了。」

「我看到我坐在一間房間內,有2個人站在我面前,一男一女,好像是夫妻。」

「嗯。然後呢?」

「那個男的好像欠我錢,可是沒辦法還錢…….」

「然後呢?」

「他在跟我說要用他的老婆來扺債。她的老婆一直在哭,一直在罵他。」

「嗯。當時你怎麼了。」

「我看看她老婆,覺得長的還不錯。就答應了。可是她的老婆一直哭喊說:『我不要』。她老公就打他說:『不由的你不要,這是你好命。』」

「我就叫僕人把他老婆關起來。還將欠條還他。」

「然後呢?」

「我就到她老婆的房間,她很緊張的看著我。用手圜抱自己說:「不要過來」」

「然後呢?」

「我那時候很興奮,就強行的把她壓倒在床上。她一直反抗。她還咬了我的右手指。我很生氣,就叫家丁進來。總共進來3個人。命令他們把她輪姦了。唉!我怎麼這麼壞呢。」

「我了解。你去理解,這個女人今生有無投胎成為你認識的人?」

「咦!?她好像是我那個男朋友。」

「請你去體會她的感覺與想法」

「她感覺到絕望,羞辱,無法逃離。她很恨我。她更恨她的老公賣掉她。」

「那你有什麼想法呢?」

「因為當時的時代背景,她是被拿來扺債的。只能算是我的財產。我要如何處置都可以。」

「你有任何的感覺嗎?」

「在當時,我覺得很正當也合法。」

「那麼用現在的你的感覺去理解呢。」

「是覺得我當初不應該下令讓僕人性侵她。對她有抱歉的感覺。」

「你願意向他道歉嗎?」

「我願意。」

催眠溝通師透過指令讓各案向當時的女子誠心道歉懺悔。

「請去理解她願意原諒你了嗎?」

「嗯,好像不是很願意喔。」

「了解。你看到這些之後,你願意原諒你的男友嗎?」

「我不願意。這一世他虐待我這麼久。讓我飽受驚嚇。在前世,又不是我抓她來的。雖是我下令,可是我自己又沒做。我怎麼會原諒今生的他。」

根據許多案例,如果各案不是真心的面對並誠心懺悔自己所作之事。當時事件發生時所產生的作用力是雙方的。一方不是真心的去釋放心中的意念或面對時,另一方的作用力也不會放下。這個個案之前所做的懺悔,只是為了她不想揹負罪過的意念。

「我了解。那麼,請再往前回溯,請找出還有無類似的事件」

「………. 」

「老師,我好像看到一座山,有山路。咦!有看到一座木屋。」

「我了解。請找找你在哪裡?你是誰?」

「我正走在山路上,好像要去那間木屋。我是一個男的。」

「請去理解一下那是什麼年代?是哪個國家?你是什麼人?」

「我在宋朝,是中國。我是一個農夫;嗯,應該說是佃農之類的。」

「那個木屋裡有什麼人嗎?」

「那個屋裡有一對夫妻跟一個女兒,女兒大約10歲左右吧。」

「理解。請去看看你為什麼去這間木屋。」

「我好像是要去借錢的。這家的男主人好像是我的好朋友。我好像繳不出田租,來向他借錢週轉。因為他除了自己種田外,還有一些田在收租。」

「了解。你進了房子之後,怎麼了?」

「他看到我來,很高興。因為是吃晚飯時間,就留我一起吃飯。也拿酒出來喝。」

「他的妻子帶著女兒在廚房吃飯。只有我跟他在喝酒吃飯。」

「然後呢?」

「酒喝的差不多之後,我向他借錢。他很委婉的拒絕我,那時候的我,已經喝醉了。一聽到他拒絕之後,心裡開始有了怒氣。我又聽到他的妻子與女兒在廚方說話談笑的聲音。我更是忌妒他有一個美好的家庭,為什麼我連一塊田都保不住。」

「然後呢?」

「我突然的把酒瓶打向他的頭,把他打倒在地。他的妻女聽到聲音衝出來看發生什麼事。我一把抓住他且用酒瓶碎片抵住他的脖子,對他的妻子說:『現在,你去拿跟繩子把孩子綁起來,你不綁,我殺了你相公再殺你女兒!』」

「在一片哭喊求饒中,那個妻子只好把女兒綁起來。」

「我那時候就把她的老公綁在柱子上,當著她老公的面強暴她的老婆」個案開始哭泣。

「我了解,然後呢?」

「當我強暴完之後,我還摸了她女兒一下.. 」

「你摸他女兒哪裡?」

「我就用手…..摸他女兒的下部,小女孩一直哭,叫我走開」個案痛聲大哭。

「後來呢?」

「我的朋友一直哭喊:『你不要碰他!』又用腳踢我。我一生氣就用酒瓶的碎片插向他的心口,他眼睛瞪的好大。」

「然後呢?」

「他的妻子尖叫出來:『你答應不殺他的。』」

「我只是回頭冷眼看一看他,說:『只要你不說出是誰殺他的,我就不動你女兒』」

「然後呢?」

「我就走了。」

「請你去一一體會當時他們三人的感覺還有想法。」

「朋友心中充滿怨恨,他恨我的友情背叛,恨我的冷血,竟然當著他的面姦污他的妻子,又想對她女兒動手。到最後竟然又殺了他」

「還有呢?」

「那個妻子心中充滿恐懼、無奈、羞愧、悔恨,無法逃離魔掌的痛苦。」

「還有呢?」

「那個小女孩很恨我殺他父親,又強暴她母親。還玩弄她的下體。她覺得很痛,可是又沒人可以救她,她哭喊可是沒有用。而且她認為因為要保護她,所以母親才會被強暴,讓她一輩子充滿罪惡感。」

「這三個人今生有轉世成為你認識的人嗎?」

「………….」

「有嗎?」

「有。有。我知道了。我知道了。」

「怎麼了?」

「那個妻子是我今生強暴我的男友,她當時的感覺就是我被他強暴後又遭受威脅是一樣的心情感受,原來是為了讓我體驗當時她的痛。」

「理解。還有呢?」

「那個朋友是我今生的父親。我從小就不敢與父親獨處,父親卻也常找機會打罵我。常常用皮帶打我,又不許我反抗。越反抗越打。甚至是吊起來打。父親打我的眼神跟當時被我殺的朋友是一樣的。他也是讓我體會他當時的痛苦,及叫天不應叫地不理的恨。」

「理解。還有呢」

「鄰居的伯伯,是那個小女孩。她為了讓我嚐嚐那種罪惡感。」

「我了解。你自己有什麼想法呢?」

「我完全明白了。只是角色互換的體驗。我當時會那麼的對待他們是因為我不知道那種痛有多深。今生,他們就用類似的劇情讓我也體驗一樣的痛。」

「那麼,你還恨他們嗎?」

「不恨了。至少我今生沒被他們殺死,而且,那種生離死別的痛沒讓我去體驗已經是對我很好了。」

「那麼,你願意原諒他們今生的所作所為嗎?」

「我願意原諒。我也請他們原諒我前世的所作所為。」

等個案完全放下情緒後,

催眠溝通師問:「經歷這些事件之後,你明白了什麼?」

「我了解了,雖然今生的事情已經過了這麼久,卻深深的影響我,我一直認為事情都過了,我已經忘了。可是每當男人接近我或是看到類似的報導時,當時的記憶就一直戳痛我的心。事實上,我從沒有忘記,我只是認為我忘了。到了今天我才知道,我幾乎每天都不時無刻的提醒自己是錯的。他的死是他自己的因緣,跟我沒有關係。我也深刻體驗到並不是冤冤相報的因果,而是因為不了解而體驗所需要的角色互換」

催眠溝通師又問:「這些經驗在你的身體上造成什麼影響?」

「我常常有尿道炎,那種灼熱感,跟我第一次被他性侵時的感覺以及父親用手指插入我的私處是一樣的。啊!我了解了,我一直抓住這個感覺,用尿道炎來提醒自己。」

「那麼,這個疾病還需要存在嗎?」

「不需要了。」

最後催眠溝通師利用催眠的技巧,讓她去體驗跟男人有近距離接觸時的感覺,「咦,沒有心慌害怕的感覺了,可以很正常的與他們一起相處了。」

經過了5次催眠溝通,Y小姐終於完全放下心中的痛,可以正常的生活了。

對於這個個案經驗,我一直想寫想很久了。但是又擔心會有人誤會說加害者都是因為前世是被害者而將犯罪正當化。事實上,這些加害者都因為今生當時所做的事,會造成自己負面的作用力。這些作用力會一直留存在身上直到願意真心面對後才會消除。否則,這些作用力會在健康上造成疾病式的傷害。而對於性侵者其作用力所影響的生理疾病大多發生在生殖器官上。越不敢說出來的事,作用力越強。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