醫生說我是憂鬱症,我不能好

憂鬱症,這個名詞在現今社會到處都聽得到。在知識+上,更是一大堆人在發問,疑惑自己是不是得了憂鬱症。如果再加上做過憂鬱症的測驗,也超過了上限題數,大部分的人多會自我判決「我已經得了憂鬱症了」然後恐慌不已。

接著,原本沒有的憂鬱症徵兆也會一一的浮現。等看了醫生之後,在描述自己的狀況時,身體還會適時的配合演出無力、沮喪甚至是心跳加快,呼吸窘迫的症狀。然後,醫生就會判定「你是憂鬱症」。

接下來,自己還是很不敢相信自己是憂鬱症,趕快多問幾家醫院。而每次的症狀都會出現。之後「百分之一百」的『相信』自己已經得了憂鬱症。百憂解,抗憂鬱劑只有每天吃了。

吃了之後,很「安心」的進行活動。

要是沒吃,哇!不得了,一直擔心憂鬱一定會發作。

憂鬱症是病嗎?是的。就像感冒發燒一樣,是疾病的一種呈現的名詞。

但是,這卻是心靈的疾病。不是肉體上的疾病。

可以醫治嗎?

可以。

就如同知道感冒發燒的原因是因為著涼啦,病毒感染啦,身心太虛弱一般,

必須了解憂鬱症的原因,那麼,憂鬱症就會好。

百憂解等的抗憂鬱劑對於一時的狀態有緩解的效果,卻無法治根。唯一的方法只有向自我的內心去找尋答案才可能痊癒。

有一位個案,他來到中心時是希望透過催眠來減輕壓力以及希望對於他的精神官能性的憂鬱症以及強迫症有所幫助。

他有個美滿的家庭,一份收入優渥的工作。可是,就在1年多前,他忽然開始感受到不明原因的心悸,呼吸窘迫,常常忽然的沮喪,全身無力,失眠。有的時候衣服都換好要準備上班了,卻忽然間變得很抗拒出門。下班後,又到處閒逛,很不願意回家。在家中,他常常失神空洞的望著天花板。症狀已經嚴重到影響生活及工作了。

他開始看心理醫生,找尋心理治療師的協助。經過一年的心理治療,症狀都沒有改善。他的心理治療師甚至對他說:「我發覺,你一點都不想好。」

他非常生氣的說著:「病的人是我,痛苦的人是我,那個治療師又不知道我有多痛苦,多想治好自己的病,他怎麼可以說是我不想好。」

但是,進入催眠後,他終於明白了他的治療師為何說他的病是他不想好。

原來這位先生在2年前有了外遇,他非常在乎這位女友,可是又非常害怕他的太太知道他外遇了。

因為,據他對太太的了解,如果太太知道他外遇了,太太一定會自殺。所以讓他非常的煩惱。

1年半前,外遇的女友因為內心對於自我的譴責,想要跟他分手,他不願意放棄這段感情。

而這時,太太似乎也有察覺些蛛絲馬跡。他夾雜於內心幾股力量的拉扯,一方面怕太太自殺,他擔負不起這個良心譴責,另一方面又不願意失去外遇的感情。

所以開始了憂鬱症的旅程。

他得了憂鬱症之後,女友無法離開他,怕他精神崩潰。太太關心他,不再去提及是否有外遇的問題了,更加的包容他。原本公司有傳言他出軌的緋聞,也因為他的「憂鬱症」而合理化了。

因為,他生病了。

他終於了解,為什麼一年多的心理諮詢無法治好憂鬱症。因為,他不可以好。

如果,憂鬱症好了,他必須面對女友的求去。

如果,憂鬱症好了,他必須面對太太的追問及未來可能的自殺。

如果,憂鬱症好了,他必須面對公司針對他道德瑕疵的追究。

他哪敢好啊。

所以,身體配合了他的內心的期望,產生了「憂鬱症」。

當他身體症狀正在發生的當下,他的內心是有種「我正在贖罪」的意念。

「我是做錯了,但是我也在受罪了。大家應該會原諒我了。」

當結束一個催眠週期之後,這位先生很明白自己憂鬱症是一個幌子,也是他目前處境的擋箭牌。目前的他還無法面對現有周邊必須要做的決定,他選擇讓自己繼續憂鬱。

他已經知道,他不是「病了」,而是不想面對。

站在一個催眠溝通師的立場,絕對尊重個案的選擇。無論這選擇是什麼。

最後,我只告訴他:「你的痊癒時間決定在於你。當你願意面對了,你的病就會好了。」

各位朋友,當你正在懷疑自己是不是得了憂鬱症之時,看了這個案例,你想到什麼呢?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