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尋輪回轉世的科學證據 — 介紹 Wambach博士的研究

懷疑和證偽,是現代實證科學的一個主題,一個理論必須通過嚴格的證偽才能被暫時接受,但仍要受到懷疑。懷疑和證偽,也是Helen Wambach博士研究輪回轉世的態度。《重溫往世–催眠下的證據》(Reliving past lives – The evidence under hypnosis)一書詳細描述了她的研究過程。在這本最初發表於1978年的200頁的書中,前半部份主要講作為心理學家的作者如何對心靈心理現象發生興趣,如何開始自己的研究,在研究初期如何走彎路、迷惘、甚至被欺騙,如何得到一定的證據,直至她決定設計實驗收集大量的資料進行統計分析。書的後半部份主要描述她的實驗、資料和分析結果,這也是本文將要回顧的內容。

Helen Wambach博士當時在一所學院任教。為了收集大量的資料,她以辦工作班的形式進行實驗,每個班有十幾人,Wambach博士引導他們進行一整天的分為四個階段的催眠回溯之旅,並收取少量的費用,以維持她的研究所需要的開支。

從腦電波來看,催眠並不是睡眠,而是和傳統的佛家、道家的禪定很相似的一種深度入定的狀態。在這種狀態下,人可以使用自己的心靈之眼(也就是佛家所說的慧目或天目)觀察和體驗前世。人在進入前世回溯時,有時意識側重於前世,進入前世的角色體驗當時的情境,甚至書寫出前世時的古文字,但回到現實後卻不再認得這些文字;有時意識則側重於現實,以局外人的角度觀察前世,就如同看一場電影,可以聽到前世的語言,但並不知道具體的意思。在前世回溯中,受試者可以根據自己前世和現世的知識見聞判斷當時的年代和地點,但入定中的人還具有確定年代和地點的超越世俗經驗的能力。當受試者被問到當時的年代時,在他的心靈之眼中會閃現出以西元計年的數字,即使受試者的前世是在西元前或者非基督教的國度。對於地點的確認要困難一些,但有的受試者仍可以在現代的地圖上閃現當時的位置。筆者覺得這類資訊是由受試者的更高智慧或明白的一面所提供的,徹底打開更高智慧有點類似於佛家所講的開悟,當然催眠達不到這一點,但在催眠的狀態下人的現實意識放鬆,也使得更高的自我更容易起作用。

Wambach博士把受試者集體引導到入定回溯狀態中,然後問他們一些前世生活細節的問題,讓他們記住答案,在出定後回答她的問卷。Wambach博士一共收集了1088份答卷,並對答卷中提供的資訊進行了認真的審核,其中只有11份答卷提供的有些細節與歷史不符,如一個人說自己在15世紀彈奏鋼琴,但鋼琴是兩個世紀後出現的。其餘的10份答卷也存在類似問題,但其中的9份答卷所存在的年代誤差並非很大,有可能是因為受試者對年代的確認不完全準確。有誤差的答卷只占所有答卷的1%,如果受試者的回憶完全是幻想的話,不可能只有這麼低的錯誤率。當然,在被測試者中, 不排除有的人是在想像,畢竟不是每個人都可以使用自己的慧眼。催眠回歸流行在西方而不是在中國, 可能是因為生在西方的人在今生受西方文化的影響心智比較簡單,所以慧眼更容易打開吧。

Wambach博士對1088份答卷的社會階層、種族、性別、穿著、食物等資料根據年代做了圖像和列表分析。

對於社會階層,Wambach博士根據答卷提供的資訊把它們分類為上層、中層、和下層。她發現上層案例占總數不到10%。中層的比例隨年代變化,占20%到35%。在西元前1000年中層的比例較高,之後開始下降,到西元1700年後又恢復到西元前1000年的水準。西元前1000年時的工匠和商人多集中在東地中海一帶,那時那裏的商業似乎很發達。底層的窮人占總數的60%到77%左右,穿著家做的衣服,住在簡陋的茅屋裏,大多數是農夫,日復一日地單調地耕作。沒有任何一個人回憶自己是著名的歷史人物。那些前世身居高位的人並非很快樂,他們覺得活得很累。最快樂的人生反倒屬於一些農夫和生活在原始部落中的人。從這組社會階層的資料來看,受試者的回憶和幻想很不相同,因為如果受試者在幻想的話,他更可能幻想自己是個歷史人物或貴族。

關於種族,Wambach博士的受試者基本上都是生活在加州的中產階級的白人,可是他們回憶的前世卻有著不同的膚色和頭髮,居住在不同的地域。Wambach博士把這些案例的種族大概地分為三類:高加索人種、亞洲和印第安人種、黑人和近東人種。在西元前2000年,只有20%的案例是高加索人種,大多居住在北地中海一帶,並擴散於中亞的山區和北部地方。其他兩類人種大概各占40%。

有5位受試者回憶在西元前1000到2000年間曾居住在高加索山一帶,他們入定時以地圖閃現位置時,發現他們生活在今伊朗的北部到巴基斯坦的地方。他們似乎是遊牧人,居住的是帳篷而不是房屋。但是,他們很奇怪地發現他們的膚色是白色的,有著淺黃或金黃的頭髮。「這看起來不太對。我很吃驚地圖閃現出亞洲,在靠近近東的中部位置。我覺得我應該是深色皮膚和黑頭發。」三名受試者在答卷上寫著類似的話。所有的五人都說自己穿著皮制的褲子,這在遠古時代很罕見。但這確實和史實相符,而且那時在這裏的人口確實是高加索人,有著白色的皮膚和淺色的頭髮。在這些案例中,受試者認為自己所看到的是錯的,因為與自己的知識不符,可事實證明他們看到的確實是對的。這種情況在Wambach博士的案例中反覆發生,這顯示受試者看到的不是根據自己的知識做出的想像。

受試者的年齡平均在30歲左右,他們大多出生在1945年以後。有45位受試者曾在前世生活在1900至1945年間,而其中有三分之一是亞洲人。這些人在1900至1945年間的前世非正常死亡的比例非常高,很多死於兩次世界大戰和亞洲地區的國內戰爭,顯然這些人在死後很快又轉生。Wambach博士覺得很奇怪的是在1850年間,69%的案例是白人,可是在1900至1945年間,只有40%的案例是白人。似乎人種之間的相互轉生在1945年後增多。難道這個時代有什麼特別嗎?Wambach博士還打趣說:會不會很多愛荷華公理派信徒轉生到共產主義中國?

關於性別,受試者前世的性別和今世可能不一樣,比如一位男子很驚訝地發現自己的前世是個女子,生活在大約西元前480年的中國。還有一位男子的前世是一位印度女子,死於難產,他描述了當時的感受,並對此有些不快。性別比例在各個年代一直保持大致的平衡。

受試者前世的穿著也與歷史相符。比如生活在西元前1000年的埃及的受試者描述了上層和下層人的兩種不同的衣服,上層人的衣服是精緻的白布袍子,到膝蓋或腳;而下層人穿一種奇怪的裹在腰腿間的褲子,與歷史記載相符。所有這類受試者的描述都沒有錯誤,而不可能所有的人都是古埃及服飾的專家。還有一位女性受試者看到自己是西元1200年間的騎士,「我覺得這好迂腐,我一定是在幻想。」她說,「我低頭看我的腳,我看到一個三角頭的靴子。我覺得應該是圓頭的,就像我在博物館裏看到的盔甲那樣。」後來這位女士查閱了百科全書,發現了這種三角頭的靴子,書中說這種靴子只在西元1280年前的義大利出現過,而這位女士當時在義大利,死於1254年。

從食物上看,人們在西元前500年吃得還可以,20%的人回憶吃家禽和羊。從西元25年到1200年的黑暗時代,人們的食物水準很低。人們前世吃得沒滋沒味,一個年輕人在回溯後說:我以後再也不說麥當勞的壞話了。並不令人吃驚的是,最好吃的食物在中國的前世。一位女士後來告訴Wambach博士她在前世一直吃生蘿蔔,「我以前從沒吃過蘿蔔,我也不明白我為什麼知道那是蘿蔔。」她說。幾個月後她和丈夫到餐館吃飯,他丈夫點的一盤菜中有一些很奇怪的白色的菜,她嘗了之後告訴丈夫說這就像她在前世吃的蘿蔔的味道。他們叫過服務生一問果然是蘿蔔。還有一個人回憶在西元800年的今印尼一帶吃一種他今生從未見過的堅果,後來他在一本雜誌上看到了一幅這種堅果的圖片。「這完全就像我在入定中看到的,」他說,「那篇文章說這種堅果只在峇里(BALI)島發現過。」

關於人口,Wambach博士發現案例的數量隨年代增加,從西元1500年後上升幅度加快。至於如何解釋這個資料並不太清楚。一種解釋是受試者更容易回憶比較近的前世,但Wambach博士發現受試者對前世的記憶的清晰程度和年代無關。至於為什麼世界人口在增加,Wambach博士並沒有解釋。其實如果把我們這個世界想像成一個巨大的舞臺的話,即使演員人數固定,舞臺上的人數也會變化。也確有其他研究者發現轉世之間的間隔似乎在近代比古代要短很多。

Wambach博士在問卷中還問到受試者前世的死亡原因和感受,為保護受試者,Wambach引導他們隔絕當時的痛苦。受試者的經驗和當代很多人所彙報的瀕死體驗很類似,離開身體、俯視自己的身體、看到光、看到過世的親朋、解脫感、為留在世間的親人感到悲傷等等。在所有案例中,62%屬於老病而死,也就是中國古人所說的“壽終正寢”。18% 死於戰爭等暴力事件,其餘為事故死亡。有受試者描述受到突然的致命傷之前就已不明不白地離開肉體。死於暴力的比例有兩個高峰,分別在西元前1000年和西元20世紀。在西元前1000年似乎有很多小型的部落戰爭。在二十世紀,很多死亡案例是由於空襲轟炸,這些人一般死於轟炸造成的濃煙窒息,和專家的研究相符。這顯示受試者描述的不太可能是想像,因為這一點很少有人知道。

Wambach博士的書中有很多圖表,也包括了一些具體的答卷,一些答卷提到前世相識的人也出現在他們今天的生活中,大概就是我們常說的緣份。對於Wambach博士的資料,輪回可能是最好的解釋,而把它們完全歸之於想像則顯得有些牽強。比如很多讀者朋友可能都通曉中國歷史,對上下五千年發生的大事都能如數家珍。但假如筆者讓您描述周朝人、宋朝人、清朝人吃什麼食物,穿什麼衣服,住什麼房子等細節,恐怕即使熟讀“食貨志”的朋友也難以給出滿意的答案。

Wambach博士自己不是任何宗教的信徒,對於她收集的資料,她給出了自己關於生命的“神話”,她也鼓勵讀者得出自己的“神話”。近年來,關於輪回轉世有一些非常有份量的書籍問世,其中有些研究者所獲得的資訊比Wambach博士的資料要詳盡、深刻、明瞭得多,比如Bryan Jameison和Michael Newton博士的研究。但Wambach博士的書仍然很有價值,因為到目前為止,她是唯一的一位通過大量的資料對輪回假設進行統計檢驗的研究者。

擷自大紀元

Close Menu
×

Car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