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關係1—五顏六色的老鼠

這是朋友寄給我的信,我看了之後,感觸很大。

人類是萬物之靈,這句話讓多少人擁有正當性地傷害其他生命以保口慾。

生命是平等的。當有天災發生之際,都是以救人為優先考量,動物的命,看老天爺的安排吧!無論宗教多麼提倡尊重生命,愛護生命。當災難來時,人類的優越意識就凌駕一切。死多少動物或生命都無所謂,只要我活著就好。

唉!當世界其他動物都死絕了,人類還能獨活嗎?

共生關係 1

家裏最近有鼠患,起初頗為這麼高的樓也有老鼠而感到意外,後來看到報導,紐約帝國大廈一百多層也是鼠輩猖獗,也就釋然了。

老鼠橫行當然是討厭的事,夜裏常在天花板上奔跑,弄出聲音;食物水果常常被咬破一個大洞或不翼而飛;最令人痛心的是,有時會咬壞櫥櫃、咬斷電線,防不勝防,甚至擔心哪一天牠會咬壞瓦斯管線。

怎麼辦呢?我想到我佩服的兩位古人,一位是蘇東坡,他說:「愛鼠常留飯,憐蛾不點燈。」還有一位是弘一大師,他說,如果把要養貓的食物拿來餵鼠,老鼠吃飽了就不會破壞東西,則鼠患可絕。

於是,我總在晚飯後,留一些飯菜在飯桌上,給那些鼠輩享用,很快地就發現「今鼠已非古鼠」、「世風日下,鼠風不古」,牠們不知道是生性狡猾或是口胃挑剔,特地保留的食物總是不吃,不給吃的偏偏東吃一口、西吃一口。

不久之後,我就失去蘇東坡的愛心和弘一的耐心了。

我想不採取一點行動不行了,滅鼠藥和黏鼠板不在考慮之內,因為過於殘忍有違慈悲心原則,老鼠夾也不行,違背殺生的戒律,剩下的只有老鼠籠了。

我原先的想法是,以老鼠籠捕捉老鼠,然後帶到深山去放生,既可杜絕鼠患,也可讓老鼠隱遁山林。

有一次和朋友提起,朋友是藝專戲劇科畢業的,他說起在學生時代,宿舍中有鼠患,有一個一勞永逸的方法。

「抓到老鼠之後,在老鼠身上塗以鮮豔的顏彩,例如臉是大紅色,身體是綠色、黃色、藍色,尾巴塗成白色,然後把老鼠放走,老鼠就會絕跡了。」「為什麼呢?」

朋友說:「這是老鼠心理學,那隻五彩的老鼠逃回洞裏,牠的親戚朋友會大為恐怖,就會四散奔逃;那隻五彩的老鼠則會大為愧疚,也會逃走;這樣,不只是一隻老鼠,整窩老鼠都會絕跡了。」

我覺得朋友的方法很不錯,有一天抓到一隻老鼠就如法炮製了,把老鼠畫成平劇臉譜的樣子,放牠回去,想不到真的有效,家裏的老鼠從此絕跡了。

一直到現在我還心存疑惑,那隻被畫了臉譜的老鼠真的心懷愧疚嗎?其他的老鼠真的心感恐怖嗎?這是無法追索的,但老鼠也是有細膩感知的眾生,這一點是可以確定的吧!

Close Menu
×

Cart